背景:
閱讀新聞

不以規矩,不能成方圓

[日期:2010-03-07] 來源:  作者: [字體: ]
【原文】
    孟子曰:“離婁?之明、公輸子(2)之巧,不以規矩,不能成方圓; 師曠?之聰,不以六律?,不能正五音?;堯舜之道,不以仁政,不 能平治 天下。今有仁心仁聞(6)而民不被其澤,不可法于后世者,不 行先王之道也。故曰,徒善不足以為政,徒法不能以自行。《詩》 云:‘不愆不忘,率由舊章 (7)。’遵先王之法而過者,未之有也。圣 人既竭目力焉,繼之以規矩準繩,以為方圓平直,不可勝用也;既 竭耳力焉,繼之以六律正五音,不可勝用也;既 竭心思焉,繼之 以不忍人之政,而仁覆天下矣。故曰,為高必因丘陵,為下必因 川澤;為政不因先王之道,可謂智乎?是以惟仁者宜在高位。不 仁而在高位, 是播其惡于眾也。上無道揆(8)也,下無法守也,朝不 信道,工不信度,君子犯義,小人犯刑,國之所存者幸也。故曰 城郭不完,兵甲不多,非國之災也;田 野不辟,貨財不聚,非國 之害也。上無禮,下無學,賊民興,喪無日矣。《詩》曰:‘天之 方蹶,無然泄泄。’(9)泄泄猶沓沓也。事君無義,進退無禮,言 則非 先王之道者,猶沓沓也。故曰,責難于君謂之恭,陳善閉邪謂之 敬,吾君不能謂之賊。”
【注釋】    
    ?離婁:相傳為黃帝時人,目力極強,能于百步之外望見秋毫之末。 ?公輸子:即公輸班(“班”也被寫成“般”、“盤”),魯國人,所以又 叫 魯班,古代著名的巧匠。約生活于魯定公或者哀公的時代,年歲比孔子小,比 墨子大。事跡見于(《禮記·檀弓》、《戰國策》、《墨子》等書。?師 曠: 春秋時晉國的樂師,古代極有名的音樂家。事跡見于《左傳》、《禮記》、《國 語》等。?六律:中國古代將音律分為陰呂、陽律兩部分,各有六種 音, 六律即陽律的六音,分別是太簇、姑洗、獲賓、夷則、無射、黃鐘。? 五音:中國古代音階名稱,即宮、商、角、微、羽,相當于簡譜中的1、2、 3、 5、6這五音。(6)聞:名聲。?不愆不忘,率由舊章:引自《詩 經-大雅-假樂》。愆(qian),過失;率,遵循。(8)揆(kui):度 量。 (9)天之方蹶,無然泄泄(y i):引自《詩經·大雅·板》。蹶,動;泄泄,多 言,話多。(10)非:詆毀。
【譯文】
  孟子說:“即使有離婁那樣好的視力,公輸子那樣好的技巧, 如果不用圓規和曲尺,也不能準確地畫出方形和圓形;即使有師 曠樣好的審音力,如 果不用六律,也不能校正五音;即使有堯 舜的學說,如果不實施仁政,也不能治理好天下。現在有些諸侯, 雖然有仁愛的心和仁愛的名聲,但老百姓卻受不到他 的恩澤,不 能成為后世效法的楷模,這是因為他沒有實施前代圣王的仁政的 緣故。所以說,只有好心,不足以治理政治;只有好辦法,好辦 研能夠自己實行起 來。《詩經》說:‘不要偏高啊不要遺忘,一 切遵循原來的規章。’遵循前代圣王的法度而犯錯誤的,是從來 沒有過的。圣人既用盡了目力,又用圓規、曲尺、 水準、繩墨等 來制作方的、圓的、平的、直的東西,那些東西便用之不盡了;圣 人既用盡了聽力,又用六律來校正五音,各種音階也就運用無窮 了;圣人既用 盡了腦力,又施行不忍人的仁政,他的仁愛之德便 覆蓋于天下了。所以說,筑高臺一定要憑借山陵;挖深池一定要 憑借山溝沼澤;如果執政不憑借前代圣王的辦 法,能夠說是明智 嗎?所以只有仁慈的人才應該居于統治地位。如果不仁慈的人占 據了統治地位,就會把他的惡行敗德傳播給老百姓。在上的沒 有道德規范, 在下的人沒有法規制度;朝廷不信道義,工匠不信 尺度,官吏觸犯義理,百姓觸犯刑律。如此下去,國家還能生存 就真是太僥幸了。所以說,城暀ㄟ磼T,武器 不充足,這不是國 家的災難;田野沒開辟,物資不富裕,這不是國家的禍害;如果 在上位的人沒有禮義,在下位的人沒有教育,違法亂紀的人越來 越多,國家 的滅亡也就快了。《詩經》說:‘上天正在降騷亂,不 要多嘴又多言。’多嘴多言就是拖沓羅嗦。侍奉君主不講忠義,行 為進退不講禮儀,說話便詆毀前代圣王 之道,這就是拖沓羅嗦。所 以說,用高標準來要求君王就叫做‘恭’,向君王出好主意而堵塞 壞主意就叫做‘敬’,認為自己的君王不能行仁政就叫做 ‘賊’。”
【讀解】
  還是要求當政者實施仁政的鼓吹與吶喊。具體落實到兩個方 面:一是“法先王”;二是選賢才。
  “法先王”是因為“不以規矩,不能成方圓”;“不以六律,不 能正五音”;“不以仁政,不能平治天下。”相反,“遵先王之法而 過者,來之有 也。”正反兩方面的道理都說明了這一點,所以一定 要“法先王”。孟子的“法先王”思想,實際上也就是孔子“祖述 堯舜,憲章文武”思想的繼承。
  選賢才是因為“惟仁者宜在高位。”一旦不仁者竊據了高位, 奸邪當道,殘害忠良,必然就會是非顛倒,黑白混淆,世風日下, 天下大亂。歷史依 據不勝枚舉。所以,一定要注意領導干部的選 拔。
  這兩個方面在《論語》、《孟子》中都不是什么新思想,而近 乎老生常談了。倒是所謂“不以規矩,不能成方圓”的說法成為 了人們在生活中常用 的格言警句。尤其是面對日益緊張激烈的市 場競爭,許多新事物新現象冒出來,其是與非,正與邪,往往使 人感到困惑,感到難以評說。這時候,大家對“不以 規矩,不能 成方圓”的感受就更加真切而深刻了。所以,要求健全法制法規 的呼聲日益強烈。據有人統計說,當前的中國,幾乎每天都有法 規出臺。這種說法 不知有沒有夸張的成分,但大家對“規矩”的 重視,全民普法教育的進行,這些都是非常真實的。說起來,所 有這些,不都是在“以規矩”而“成方圓”嗎?
收藏 推薦 打印 | 錄入:wanshengorg | 閱讀:
相關新聞      
熱門評論